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传承发展>>正文
 
 
 
藏区传统体育
2020-06-12 09:49  

藏区传统体育是伴随着藏族民众生产与生活实践而发展起来的一种民族体育文化形态。它的延续与发展,与藏族的语言习俗、岁时节日、生活习惯、伦理道德、宗教信仰、行为准则、价值观念、思维方式、思想意识、心态感情等联系在一起。既是藏族民众表达信任、交情、和谐、互惠等人际交谊的一种平台,更是中华传统体育的重要组成部分。   

藏区传统体育是藏族文化的典型代表,长期落后的经济水平和封闭的自然环境,使藏民族传承下来的体育项目表现出原始的粗犷和质朴。其中射箭、射碧秀、骑马点火枪、达久(赛马)、马术、赛牦牛、加哲(角力)、"大象"拔河、朵加(抱石头)、俄尔多、锅庄、吉韧、密芒(藏棋)和吉布杰曾等体育活动都是藏民族世代相传的代表性项目。   

在藏民族传统文化中,有关传统体育的内容十分丰富。藏族传统体育是我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中最重要的内容之一,它的内容与形式之多、历史之久,在藏汉文典籍、寺院壁画作了大量的记载和描述,传统体育世代相传,具有浓郁的藏民族特色、地域性和传承性。   

藏族传统体育是中华民族文化和藏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历史悠久。藏族先民在同大自然作斗争中,为了自身的生存和生活的需要,在远古时期就开始了奔跑、游水、掷石、跳跃、射箭等活动,或者说这些活动内容萌芽于先民田猎中的奔跑、跳跃、投掷等劳作动作。吐蕃时期极为兴盛的体育活动,为我们留下了极为丰富的体育史料和文物,如藏文史籍《历史大全》所记述,青藏高原先民已开始创制习武工具,使一些初步的民族体育得以形成,尤其是箭、剑、铠甲和盾等武器的出现,使部落与部落之间的战争不断,随之,为了战争的操练就成为部落人们生活的重要内容。军事训练的开展,推动了民间体育运动的发展。史诗《格萨尔》描绘了原始社会末期至阶级社会早期(约公元1至7世纪),藏族人民已有骑马、摔跤、射箭、举重物等体育活动。公元7世纪前后,随着唐蕃文化交流和唐蕃联姻,唐杂技百戏也带入藏中,使藏族传统体育向多元化发展。   

随着游牧、军事和宗教生活的发展,陆续出现了赛马、赛牛、跑马射箭、马术、马球、抱石、藏式摔跤、杂技百戏等。《桑耶寺志》记载了举行摔跤时“众多观战者,兴高采烈,手舞足蹈。”公元8世纪由藏医学家宇妥?云丹贡布等著的《四部医典》中对起居、环境、气功、体育等养生保健法亦多论述,书中的理论对养生体育中的医疗保健实践有指导作用。藏文古籍《丹珠尔》中也描写了用于战争的“兵书”和体育内容。乾隆时期,若干体育项目已成为藏族男子必须具备的技术,尤其是要具备3种英勇的武艺和9种游艺,男子必须具备骑马、射箭、举石、跳远、游泳、摔跤等武艺技能。孜康俗官学校,对毕业生还要进行赛马和武艺考试。这些都说明具有藏民族特色的体育项目在古代已广泛开展,人们对民族传统体育的健身作用和多方面社会职能也早已有了比较充分的认识。   

民族传统体育是藏族传统文化中的显文化,是藏民族的游艺民俗,具有精神民俗和物质民俗的综合特征。作为藏民族文化的显文化内容,民族传统体育外在形式最能明显地表现民族文化特征。民族传统体育项目强烈表现出藏民族好“动”善“武”,与马背民族与马为伴的民族文化特征以及剽悍的民族性格。民族传统体育主要有赛马、射箭、摔跤、登山、赛牦牛、抱石头、藏棋、古朵、格吞、奔牛、大象拔河、碧秀、射击、赛跑、跳远、游泳、武术、踢毽、跳绳等。   

抱举石头是藏族特有的民族传统体育项目之一。藏区民族传统体育具有独特的地域特征,这种地域性是体育文化在空间上所显示出的特点。民族传统体育受高原环境的生产、生活条件和地缘关系所制约。作为典型的牧区和半农半牧区,落后的经济和严酷的自然条件使其产生了与藏民族性格相一致、自然、质朴、原始、粗犷、形式多样的民族传统体育。其体育活动以赛马、跑、跳、投、射箭、抱石等形式为主,并以固有的保守形式显示了藏民族传统文化的传承性,它的这种文化传承在很大意义上是一种自然与自由的传承。民族传统体育项目,体现了不同社会形态的遗迹,具有与高原地域相一致的特点,如西藏拉萨“雪顿节”的赛牦牛;江孜“达玛节”的跑马射箭;日喀则白朗县的“斗牛”;当雄的“当姆吉让”赛马活动;那曲的“羌唐恰青赛马”大会;昌都地区康巴文化艺术节上的民族民间体育活动;林芝地区的射“响箭”等。民族传统体育的摔跤方式独特,大象拔河更是独具一格,体现出藏民族特有的民风民俗和地域特征。民族传统体育的继承和传播者,是一般的民众,他们识字不多,甚至很多是文盲。其思想文化比较零碎、朴野、肤浅,但他们有丰富的人生阅历和劳动生产经验,故具有鲜活、实在、形象、生动的特征。民族传统体育有的无史料可查或文字记载,大多是根据当地的独特的地域特征通过口授身传的方法传下来的,这是一种自由的文化承继方法。从文化人类学的视角看,绚丽多彩的民族传统体育活动与种族繁衍、高原地域特征、生产劳动、军事性的身体活动有关。尤其是在藏区宗教仪式、喜庆丰收、婚丧嫁娶以及各种节日中,民族传统体育仍然是不可缺少的内容,各种体育活动频率之高是其他文化所不能比拟的。   

 

 

 

藏族同胞在广泛开展竞技体育的同时,民族传统体育得到了继承和发展。各地体育部门在尊重、整理、发掘具有民族特色体育的同时,大力引进现代体育项目,两者始终相互影响、相互发展,逐步形成民族传统体育与现代体育共同提高、繁荣发展的大好局面。   

省级非遗项目博洛,“格萨尔博洛”,源于当地藏语“Bolo”的音译,意为“球”,是骑在马上,用球杆击球入门的一种体育活动。“格萨尔博洛”早在格萨尔史诗中有过记载,经多年演变而来。是一种类似马球,却与马球有较大区别的竞技体育项目。“格萨尔博洛”从参与人数、时间、规则、球场大小等诸多方面和现代马球有着区别,“格萨尔博洛”一般双方有6-8人都可,场地面积一般长200m-300m,宽160m-180m左右,由于在草原对赛场的要求不是很高,平整即可。另外,“格萨尔博洛”以进球数为限,全场优先进5球者获胜,一方优先进球3个视为上半场结束,双方休息20分钟,下半场交换场地。比赛时双方可随意换马,更换马匹也并无严格要求,球门规格一般为门柱高4m,宽8m。设定裁判4人,1名主裁、2名边裁、1名记录员。球杆长约为1.5m,以有韧性的木质球杆即可。以前比赛采用皮质的球,目前已经被塑料制品的球所代替。规则方面也比较随意,可根据情况临时拟定。一般对骑马恶意碰撞和恶意挥杆伤到对方马匹和运动员的警告3次,第四次则禁止其上场。   

“格萨尔博洛”的传承是民族文化的传承,突出了甘南玛曲特殊地域文化为主的搭建,今后如若规范其运作,不仅可以为当地发展旅游业提供利益,而且对发扬我国丰富的传统体育、游艺与杂技等文化产业的大力发展、丰富牧民生活坏境有着重要意义。   

在藏区高原从城市到农牧区,民族传统体育蓬勃发展,赛马、射箭、摔跤、登山、赛牦牛、抱石头、藏棋、古朵、格吞、奔牛、大象拔河、男女抱沙袋等是广大农牧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民族传统体育项目。这些不同形式的活动,不但吸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旅游者和外国客人,而且还成为展示当地经济与文化、民风民情的极好机会,使其成为体育搭台,经贸唱戏,推动当地经济发展的助推器。民族传统体育由于与节日、民俗关系密切,其群众基础深厚,最为藏族人民喜闻乐见,已成为群众生活的一部分。   

上一条:藏区传统餐饮
下一条:甘南藏医药发展
关闭窗口
 
 学校首页 | 本站首页 | 科研教学 | 规章制度 | 开放课题 | 远程教学 | 藏区非遗 | 视频在线 

版权所有:藏区非物质文化遗产数字化保护技术研究重点实验室

甘肃民族师范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