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动态

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 >> 科研动态 >> 正文

非遗成都论坛丨建构具有中国特色的文化遗产保护体系——第八届中国成都国际非遗节 非遗成都论坛综述

日期: 2023-10-23信息来源: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官网

编者按:2023年10月12日,广受瞩目的第八届中国成都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节开幕。其中的重要板块——非遗成都论坛以“《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20周年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实践回顾与探索”为主题,邀请国内外非遗领域的知名专家学者多侧面多角度展开学术探讨,并分享国际社会在文化遗产保护领域的优秀案例。配合论坛主题还举办了“非遗采集著录标准解读与应用”与“黄河文化与国家文化公园建设”两个分论坛。论坛的举办得到了主办方的赞许与业内的认可。近期,我们将陆续推出非遗成都论坛三个板块的相关内容,以促进学术交流、经验分享和成果展示,凝聚共识,描绘非遗传承发展的愿景。

建构具有中国特色的文化遗产保护体系

——第八届中国成都国际非遗节

非遗论坛综述

今年适逢《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以下简称《公约》)通过20周年。为进一步提高对保护活态遗产重要性的认识,第八届中国成都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节非遗成都论坛,以“《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20周年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实践回顾与探索”为主题展开研讨,达到了预期效果。本届论坛是庆祝《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20周年的活动之一,由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国际培训中心、四川省文化和旅游厅和成都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并得到成都市文化广电旅游局和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的大力支持。来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及相关机构代表、驻蓉驻渝领馆代表,亚太地区和国内的专家学者,以及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文化和旅游部门及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代表,共两百余人参加论坛。同时,配合论坛主题还举办了“非遗采集著录标准解读与应用”与“黄河文化与国家文化公园建设”两个分论坛。  

成都市副市长陈志勇、四川省文化和旅游厅副厅长宋秋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东亚多部门地区办事处代表夏泽翰先后致辞,祝贺论坛的召开。文化和旅游部非物质文化遗产司司长王晨阳发表了主旨演讲,全面介绍了中国政府履行《公约》的相关情况、取得的成效以及获得的经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处原处长爱川纪子,北京师范大学人文和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非遗研究与发展中心教授高丙中,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文化遗产法研究所所长、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化遗产法教席”主持人王云霞,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户晓辉,晋中学院文化产业系教授钱永平,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东亚多部门地区办事处的文化事务官员杨碧幸博士等来自国内外的专家学者,从《公约》20年发展历程、非遗保护的国家实践、文化权利保护、从保护世界遗产到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框架发展、公约精神对完善我国立法启示、活态遗产保护的国际经验等角度展开学术研讨,并分享国际社会在文化遗产保护领域的优秀案例。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教授王福州主持论坛并作总结发言。

《公约》作为一个实践意涵丰富、开放包容的文本,积极回应时代和人类需要,建设性地包容了个人、社区、地方社会、国家、区域和人类共同体的共生关系,创造性地将文化多样性和可持续发展作为解决人类问题的议题工具,不仅为国际社会的共同行动提供了指引,也为缔约国的国家建设和国际参与提供了广阔的实践空间。与会专家一致认为,自2004年批准加入《公约》以来,中国的非遗保护一直遵循《公约》的精神与旨向,创造了诸多倍受缔约国称赞的中国模式与经验,受到国际社会的瞩目。

我国政府高度重视非遗保护工作,20年来,非遗由一个舶来概念,不断与中华文化交融互渗,而兴盛于大大小小的文化空间,迅即演变为全民的文化行动。非遗由原初的抢救行动,渐次演化为生产性保护、整体性保护与系统性保护等文化工程,其自身已由单薄的物质载体,经由历史文化的累积、多种因素的综合以及第二次“结合”,马克思主义思想精髓同中华传统文化精华相贯通与民众的共同价值观念相融通,生长为鲜活的文化生命体,成为文化自觉与自信的精神武器,融入民众生活、国家战略和文化发展大局。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注重通过公约推动文化遗产的保护,成效集中体现于1972年通过的《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2003年《公约》以及2005年通过的《保护和促进文化表现形式多样性公约》。1972年公约,奠定了“世界遗产”保护运动的基础。随后,围绕世界遗产的“突出普遍价值”评价标准展开了持而不息的探讨,表面看是对遗产形态认知的逐步深化,实则是文化与自然并置中忽略了二者的内在关联。为弥合公约局限而对相应《操作指南》持而不息的修订,进一步印证了不但文化与自然不能割裂,物质与非物质亦不能隔离,物质与自然的关系同样需要厘清。基于对文化遗产保护价值观的反思,2003年《公约》为保护文化遗产形态提供了更为宽博的框架,形塑了遗产保护的新理念、新范式与新框架。审视这种弥合,不但是对遗产概念和类型认知的深化,更是基于多样性与持续性发展观与价值观认知的提升,还原文化遗产作为复合概念的内涵、本质与体系。活态性决定了非遗就是生活的万花筒与连结点,获取的观念难免多元零碎,交融形塑中实现多样性。这些也难以改变非遗必须依托载体才能存在的现实,特别是传统、信仰、历史事件等与遗产的评价与信息的非物质性等都难以从单纯的物质构造中脱离出来。物遗与非遗相互交融,最终统一于文化遗产本体。

遗产问题的根本是文化,关乎自信与自觉,又映现民族的文化观。区别于传统与现代二元对立的文明观,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赋予中华文明以底蕴、根基与自信,而文明的生成既是历史过程的累积,也是多种因素作用的结果,二者相互影响、有机统一,构成新的文化生命体的内在文化精神。围绕文化遗产强化基础理论建设与学科体系建构,不仅有助于非遗保护向深层拓展,文化遗产保护实践也会更加活跃,并在国际上形成自己的话语体系,增强中华文化的世界表达,为不同文明的交流互鉴和人类文化的存续发展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